第18章 救她于水火

作者:余甜甜| 发布时间:2020-08-01 16:20:57| 字数:1550

意识浑浑噩噩,像是被浸入水中。

呼吸都困难。

江秋月扶着墙,一个踉跄又摔回了凳子上。

“你下药?”江秋月拼命的拉开喉咙质问,声音十分细微。

季文修一脸诧异,上前探了探江秋月的额头,十分关心:“秋月,你喝醉了吗?”

喝醉?

不、不是的。

这和喝醉的感觉很不一样。

上辈子的后期她没少买醉。

季文修见她意识渐渐模糊,连忙把u盘塞进了自己的包里,然后又把刚刚签的合同给撕成碎片。

丢进了垃圾桶里面。

侍应生发现这边不对劲上前来问怎么了。

季文修推了推眼镜,颇为不好意思的笑了:“她喝醉了,麻烦你帮我在楼下开一间房,我带她去休息。”

江秋月想摇头,想说不,身体却虚软无力,动弹不得。

她不该相信,不该认为自己的算计更深。

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以身犯险。

季文修把她拖进房间,扔到了床上。

有一双手往她身上摸来,江秋月发了狠,拽紧了刚刚用来签字的笔就往季文修的身上扎。

血液溅了出来,那么烫,江秋月的心却那么凉。

季文修吃痛,抽了她一巴掌,夺过笔扔到地上。他卸下了斯文的面具,狰狞笑着来撕扯她的衣服。

夏天的衣服本来就很少,撕拉一声,雪白的皮肤遇见了空气。

凉意彻骨。

“季文修,你放开我,你这是强奸,我会报警的!”

最开始的迷药过了,江秋月终于能够说话,每一句话都像是从喉咙里面挤压出来,她自以为凶悍,其实带着不自觉的娇媚。

季文修不为所动:“你不是说爱我吗?不是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?干嘛这么保守,我会一直对你好的。”说着,手伸向了江秋月的裙子,想要把那碍眼的布料扯掉。

只要得到了江秋月,就凭江秋月的性子,以后还不是听他使唤。

而且这幅身体当真诱人。身材比江西西不知道好了多少。

可惜了去年一整年都只能看不能吃。

他罪恶的手伸向了江秋月,酒店的房门却突然被敲响。

季文修十分不耐烦的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客房服务,先生。”酒店小姐甜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“我没有点服务。”季文修眼里闪过警惕。

“是这样的先生,方才我们的餐厅人员在收拾您用过的餐桌后拾到一个u盘,请问是您的吗?”酒店小姐声音温柔。

u盘!

差点忘了。

季文修连忙去开门,按下门把手的同时摸到自己兜里硬硬的一小块——是u盘。

刹那警醒,门却被人一脚踹开。

季文修瞬间被惯性贯倒在地,唉哟一声,张口骂道:“什么人?”

抬眼一看,差点吓得魂都没了。

一群黑衣保镖站在门口,像是门神一样,黑压压的让人心慌。

而最前面的那人,赫然便是慕容辰。

“慕、慕总……”季文修差点被吓尿。

慕容辰迈开长腿,大步走进房间,看见在床上抱着被子瑟瑟发抖的江秋月,眼中咻而闪过怒火。

他上前,刚刚伸出手,手臂上就被扎进了一块玻璃碎片。

余光一瞥,地上全是玻璃渣子。

应该是方才江秋趁季文修出门的时候,打碎了床头柜上放着的玻璃水杯。

江秋月挥舞着带血的玻璃片,声嘶力竭的喊:“滚!离我远点!离我远点!”

慕容辰心痛不已,捏着她的手让她不要乱动,贴在她耳边,尽量用温和的嗓音道:“月儿不要怕,是我,不要怕。”

熟悉的声音终于唤回了江秋月些许理智,她愣了愣,迟疑道:“阿辰?”

“是,是我。”他轻轻将她揽入怀里。

熟悉的气味冲淡了江秋月心中的惶恐,脑海中紧绷的弦放松下来后,眼泪瞬间夺眶而出。她伸出光洁的手臂紧紧抱住男人,越哭越大声。

保镖意识到主人的暴怒,抓起季文修就开始胖揍,季文修嘴里发出杀猪一样的尖叫。

“慕总,不是我的错,是这个女人他勾引我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啊!痛!”

“秋月,秋月救我!”

他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楼道,声控灯全部应声而响。

察觉到怀里女人的颤抖,慕容辰眼中闪过浓浓的阴霾,低喝道:“扔出去。”

杀猪一样的声音渐渐的远了。

“月儿,没事儿了。”怪他,不该让她回学校。

他怎么忘了,季文修也是荣大的学生。

如果不是这一次侥幸得到消息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热,好热。”江秋月忽然喃喃道,娇小的身子不住的往慕容辰身上贴。

她觉得面前的人就是一块大冰块,滋滋的冒着凉气。

“阿辰,给我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