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再约一次

作者:阿年| 发布时间:2020-07-30 11:49:55| 字数:1686

  陈盈听她似乎是真的误以为傅川是自己表弟,笑着道,“当然没问题,虽然我们是师生,但大学师生关系更像是朋友,你们私下都可以叫我姐姐。”

  唐茜面露喜色,“陈老师您真好。”

  陈盈笑了下,突然间觉得自己挺绿茶的,睡了学生的男朋友,还能若无其事的做一个知心大姐姐。

  陈盈拿起包,见她要走,唐茜乖巧的笑着道,“陈姐姐再见!”

  陈盈微微一笑,年轻真好,充满青春朝气,不像她……

  很多时候,陈盈觉得自己是没有经历过青春期的,好像一直都是这副暮霭沉沉的样子。

  从小到大,按部就班的生活,遵从父母的安排,没有叛逆期,也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。

  上学时候是规规矩矩的好学生,毕了业,按照父母的想法做了教师行业。

  在这片校园里,每天看着风华正茂,肆意张扬的学生,是她唯一能找到的一丝青春感。

  坐公交回到家,将包随手扔在置物架上,陈盈去了洗手间卸妆。

  卸完妆,敷了张面膜,陈盈躺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。

  刷了一会微博和论坛,她妈又发了微信消息过来,内容细致的告诉她去魏海家要给他爸妈买什么牌子的酒和补品。

  陈盈看着消息,有种深深的疲惫感。

  她爸妈和魏海的妈妈是老同学,年轻读书的时候,她妈成绩好,属于在学校里耀眼瞩目的优等生,但毕业后,命运的轨迹就发生了变化。

  婚姻和事业的成就,决定了人在这个社会上的地位。

  她爸妈只是小县城的普通中学教师,往日的老同学今非昔比,嫁了市厅级干部,魏海子承父路,也是行政单位的公务员。

  这就是她爸妈极力促成这门婚事的原因。

  陈盈到了这个年龄,也知道婚姻的结合,已经无关乎喜欢和爱情,更重要的是合适,家庭背景条件的衡量。

  她不讨厌魏海,准确来说,应该是不讨厌跟她接触时只展示一部分自己的那个魏海,她想过或许可以跟他结婚生活在一起。

  可现在,陈盈有些烦躁。

  没有回复她妈的消息,陈盈看着好友申请那里的红色提示,点了下。

  [姐姐,再约一次吧。]

  [纯粹解决彼此生理需求,比姐姐再去约别的男人安全。]

  看清这句验证消息,陈盈手抖了下,她快速打下三个字:不需要!

  自己看上去有那么饥渴吗?

  陈盈之前只是好奇和不甘,母胎单身这么多年,她想尝试下那件事。

  至于为什么没有找魏海,是因为她知道,他在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。

  两人约会吃饭的时候,她偶尔看见过有女人给魏海发很暧昧的聊天信息。

  而且两人没那么熟,因为彼此父母的原因,她和魏海相处起来,有那么几分相敬如宾的味道。

  如果能一直将这种带着生疏客套的相敬如宾维持下去,她真的不介意跟魏海结婚,前提是魏海要把握好在外面玩的尺度。

  陈盈自嘲笑了下,她早就对生活妥协了。

 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陈盈是被一阵‘嘶嘶’的声音吵醒的,像是煤气罐漏气的声音,陈盈瞬间清醒了。

  屋里黑漆漆一片,她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手机,点开一看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。

  打开房间的灯后,陈盈朝厨房走去,煤气罐阀门拧得很紧,空气中也没有异味,声音好像也不是厨房发出的。

  陈盈顺着声音往洗手间的方向看去,就发现地板上有水从洗手间漫了出来。

  她快步进了洗手间,才发现原来是马桶旁的水管炸了,滋出来的水流已经变得越来越大,地漏排水的速度跟不上水管的喷水量。

  陈盈住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,她有些慌乱的去拧屋内的水阀,因为是老小区,年久失修,水阀已经彻底锈住了,无论她用多大力气,阀门都纹丝不动。

  客厅里的水越来越多,陈盈只能去找胶带,想试着能不能将有裂口的水管缠住,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非但没有能止住水流,水管反倒喷得更凶了。

  陈盈浑身都被水给溅湿了,她有些挫败。

  这房子是以前的教职工家属院,根本没有物业,这深更半夜的,她上哪里找人来帮忙修水管?

  陈盈翻找手机上的联系人,给魏海打去了电话。

  铃声响了好一会儿,没有人接听,陈盈挂断又打了过去,一连打了三次,最后直接被那边挂断了。

  客厅的水已经没过她的脚踝,这一刻,陈盈有些无助,甚至是想哭。

  她一直以为自己内心足够强大,什么事情都可以处理好,也不用依赖任何人。

  可现在,她非常需要有那么一个人。

  呆站了一会儿,陈盈点开了微信,这些年她的人际交往太简单了,以至于现在需要帮助的时候,都找不到那么一个人。

  好友申请那里没有新的消息,陈盈点开了傅川的头像,发送了验证申请。

 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,竟然想到了要找傅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