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背后有高人

作者:三木| 发布时间:2020-07-31 22:46:20| 字数:2028

“你的意思是,那个歹毒女人的背后还有人?”秦老板皱眉。

杨青天点头,从秦老板的话语中能够听得出来,他或许对天茗湖和祖坟迁徙之事略有了解,但了解的内容不会太深,像他这般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洞察力强,可对风水堪舆之事不甚清楚,只能察觉到一丝不安罢。

“赵容丽利用秦老板你命中的财运气数,改祖坟风水克你性命,榨取你家族的命势,这绝非一般人所能为,赵容丽不过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,但这么大的计划,肯定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,不知秦老板你可曾见过她身边有什么古怪的人?”

秦老板微微沉思,却是无奈的摇摇头。“我与赵容丽的关系并不好,她和她弟弟一直找寻各种方法窃取天宇集团的股份,我们都沉浸在商业斗争中,平时的来往很少。”

说到此处,秦老板攥紧了拳头,他曾经娶赵容丽时,赵家落魄,赵容丽楚楚可怜跪着求他,他心软觉得这女人会知恩图报,而如今她竟然要将秦家的财运据为己有,从此她赵家就不再苦命了!

杨青天看到秦老板的模样,幽幽开口。

“可能还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,秦少爷并不是你的孩子。”

“什么?”秦老板猛地转过头。

“帐内夫人风水格局克死男丁血脉,正常是要加持在你儿子身上的,但受伤的是,且秦少爷无病无灾,只能有一个原因。”杨青天道:“你今天在医院看过检查结果,想必也知道了。”

秦老板微微一震,他看到检查结果不孕不育时,本以为是最近迁坟后才使身体糟糕的,没想到赵容丽竟然之前就背叛了他!

不过他的仇恨只在脸上出现了一瞬间就恢复如常,他看向杨青天。

“你说你能治好我的病,是真的吗?”

“可以,还差一样东西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秦老板说:“我立刻派人去找。”

“不用,很快就到了。”

杨青天佩服秦老板的沉稳,遇到这样的事竟然能够很快的调整情绪,他放下背包,从里面拿出黄纸、朱砂等基础道具以及注生妈像,随即拿出手机,恰巧这时李鹏发来了消息,他微微一笑,说:“秦老板好运气,我要的东西来了,我朋友就在下面。”

秦老板听闻此话,立刻让刀疤脸下楼去接人,不一会儿刀疤脸带着李鹏上了楼,李鹏双手沾满泥土,进入房间看到秦老板,眼中放光,连忙在衣服上擦了擦手。

“哎呀,秦老板,我是天茗湖五期的包工头,真没想到能够见到您这样的大人物...我对您崇拜已久,今日一见,三生有幸......”

他说着就要上前去跟秦老板握手,但发现手上都是泥,又悻悻的收了回来。

杨青天拉住李鹏说:“我要的东西你找来了吗?”

李鹏反应过来,连忙将身后的背包打开,拿出一个黑塑料袋,说:“青哥你吩咐的事我都办妥了,这是你要的泥土,我用矿泉水装好了。”

杨青天掐指算出东南巽位,将注生妈像摆在了那里,且面部朝向秦老板。之后我将泥土和交给佟玲玲:“你去打半碗水,浸泡十分钟,再将泥土和树皮倒掉,只端水进来。”

佟玲玲立刻去办了。

李鹏左看右看:“那青哥,我干啥?”

“待会秦老板会抽搐,你摁住他,免得他伤到了小臂。”

“好勒!”李鹏立刻站在秦老板旁边,秦老板微微皱眉,却没有说话。

杨青天深吸一口气,运转黄泉之气,滋润眉心神光,随后抓起毛笔,用朱砂沾墨,在黄纸上画了一道镇煞符。之所以用镇煞符,是因为秦老板被帐内夫人的风水格局所伤,而风水产生的气就是煞气,非邪气。

画好之后,我虚捏眉心,捏出一抹黄泉气,弹入了符中,至此符成。

没一会儿佟玲玲也回来了,手里捧着一碗黑乎乎的水,混合了泥土和树皮的,气味十分怪异,似尸臭又似雨后空气味。

杨青天接过婉,将镇煞符点燃烧成灰,投入了碗中。

“秦老板,你被煞气伤及了生殖,端着这碗镇煞水,叩拜注生妈三次,然后一饮而尽。”杨青天说着将水递给秦老板。

秦老板点点头,思量了一秒,单手捧起镇煞水,虔诚地虚拜注生妈,然后一饮而尽!一碗水入肚,秦老板脸色一青,差点吐了,但他强忍着没有呕吐,咬紧了牙关。随后也没几秒,他浑身开始打摆子,最后疯狂抽搐。

“李鹏,摁住他!”杨青天喝了一声,李鹏忙摁住秦老板,死也不放手。

而杨青天调动黄泉之气上移,注入了双目—这叫通灵眼,也是刚从《黄泉通鉴》上学的不久,不知道有没有效。通灵眼一开,我当即看见吕秦老板额头直冒青气,让人想到祖坟冒青烟。

那就是风水煞气!

“李鹏,屏住呼吸,不然你要大病一场。”杨青天见煞气往李鹏鼻子里钻,忙叮嘱。

李鹏当即屏住呼吸,害怕的看着秦老板。。

杨青天不说话,紧紧盯着秦老板看。

片刻后,秦老板额头的青烟冒完了,他最后一抖,浑身上下跟脱水一样,无力动弹,虚弱之极。

杨青天两步上前,手捏太清气,一指点在他胸前灵墟穴,再往下游,点腹部下丹田,最后并指往下一滑,涌气入会阴穴!会阴穴有一穴开而百穴开的神效,在中医学上对治疗阳痿、月经不调等都有效果。

我这一手下去,秦老板缓缓睁开眼睛,呼吸也慢慢顺畅了。

秦老板脸色古怪,向身下看了一眼,裤裆的位置似有鼓起的模样。他微微定神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道:“小师父,谢了。”

就在这时,刀疤脸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接起电话嗯了两声,挂断电话后看向秦老板道:“老板,夫人来了,带了不少人!”

秦老板脸色阴晴不定,道:“我们的人呢?”

刀疤脸说:“我们留在下面的人...都叛变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