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叹为观止

作者:温柔一锤| 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0:05:02| 字数:2155

  从医馆出来后,沈元霜掩面迅速奔向马车,单手一撑就跳了上去。

  “我说没事没事吧,你非要我去医馆。你听那老头怎么说?”沈元霜说着,就学起了老大夫的样子来:“‘夫人,您来得晚啦。这伤……您猜怎么着?它自己好了!’你听听,他还故意大喘气呢!”

  她学得惟妙惟肖,齐景轩一时没忍住,“噗嗤”笑了。

  “你还笑我?你竟然还敢笑我!今日到底是谁害我丢这么大一人?”

  沈元霜觉得自己脸面无存,当场气成了只生气的河豚,你不给点好吃的都哄不好的那种。

  而齐景轩只觉得可爱。他顺手将剥好的葡萄直接塞到她嘴里:“好了,没事就好。若你实在觉得丢人,孤让人把这保林堂,还有今日围观之人,全清出帝京便是,这样就没人知道了。”

  “哎哎哎,这可不行!那我成什么了?”沈元霜赶紧出言相阻,还口无遮拦道:“你还没当皇帝呢,怎么就端出一副昏君的架势来?你若为我冲冠一怒,那我岂不成妖妃啦?不行不行!”

  齐景轩皱眉,屈指就弹了一下她额头:“瞎说八道什么?”

  沈元霜疼了一下,这才想起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。皇帝健在,她一个太子妃却调侃太子是昏君,这可是大逆不道的罪过。若被有心人听了去,还指不定要掀起什么风波。

  “呸呸呸,童言无忌童言无忌。殿下您什么也没听见,我什么也没说。”

  齐景轩有些无奈地看着她:“你在孤面前,自然是百无禁忌。但孤还是要提醒你,有些话说出来若只有个授人以柄的效用,还当三思而后言。”

  “嗯嗯嗯,是是是,殿下说得对。”沈元霜点头如捣蒜,乖巧得不行。

  齐景轩本来还有一堆话要与他说,可一对上她这姿态,也是卡壳了。

  半晌,他才叹息道:“你啊,叫孤说你什么好?”

  “殿下说什么都好,说什么我都爱听。”她十分狗腿地挪到了他身边去。

  她偷眼瞧见他眉目舒展,眼带笑意,料定他此时情绪不错,便试探道:“殿下,看在我这么听话的份上,您能答应我一个不情之请吗?”

  “不情之请?倒也可以听听。”齐景轩又投喂了她一块糕点,“但在这之前,孤有一个疑惑需要你先解一解。”

  “唔……神莫?泥问就好。”沈元霜嘴里塞着吃的,说的含混不清。

  齐景轩:“你说端王对你十分轻蔑,还放言在他府里死个太子妃不算什么,后来你又是如何脱险的呢?”

  沈元霜挠挠头,无比自然道:“其实,他根本就没想要取我的命。之后他告诉我一件事,就放我走了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齐景轩就像个专业捧哏一样,兢兢业业地追问到底。

  沈元霜叹了口气,放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牌:“他说,早在落水之前,殿下就已在父皇那请了赐婚的旨意,所以,算计我姻缘的人,从来都是殿下您。啧啧啧,你听听,为了给他的小情人儿开脱,他真是什么都说得出口啊。”

  齐景轩短暂地沉默了一下,然后轻咳了一声,道:“如果孤告诉你,他说的是真的呢?”

  沈元霜心说:这我当然知道是真的。不了解你我难道还不了解齐景逸吗?他说话做事一贯是滴水不漏的,既然敢那么讲,那此事便是闹到皇帝面前去,也不会成为假的。

  但她做出一个真实的惊喜表情来:“当真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你证明一下。”沈元霜笑得眉眼弯弯,像只小狐狸。

  “证明?”齐景轩看起来有点疑惑。这要如何证明?找父皇吗?

  沈元霜欣赏了一会儿太子殿下的懵逼,终于心满意足。

  “呆子。既是你先喜欢我的,自然是要比我更殷勤些呀。你这一会儿支使我端茶倒水,一会儿支使我剥皮喂果的,可看不出喜欢我来。”

  “嗯,听懂了。爱妃在怪孤爱的不够。”

  说着,他就把人捞到了膝上,先亲了亲脸颊,然后攻占唇齿,接着将人直接放倒在厚厚的羊毛毯上准备这样那样……

  “停!快停下!”沈元霜好不容易得了个喘息的机会,赶紧用力推他,“齐景轩你怎么回事?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当作天下君子之表率的储君吗?你还知道什么叫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吗?”

  她大约是真的气狠了,说到后来,音量竟也未能压住。

  李翎在外面听见了,隐约有伸头的意思,被齐景轩隔门“咚”地跺了一脚,顿时乖巧得缩回脑袋去,并且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  李翎面上假装无事发生过,却有心将马车往人少的地方赶。

  做下属的,最重要的是什么?贴心!

  马车里的人尚且不知回府路线已有了偏移。

  齐景轩松开沈元霜,终于不再作怪,但还是低声在她耳边撩拨:“心意、感觉总归不可捉摸,唯有如此,方能直接且热烈地表达孤对你的喜爱,不是吗?”

  “您、的、脸、皮、呢?”沈元霜几乎磨着牙花子,一字一顿地问。

  齐景轩笑:“身外之物罢了,爱妃不必在意。”

  沈元霜:!

  万万没想到,对外清冷孤高,对内温润如玉的太子殿下真实的本质竟然是这样的。

  为什么上辈子的时候,她就完全没发现?

  是了,她是个重生的,眼前这位太子殿下,该不会是被什么玩意儿给夺舍了吧?

  齐景轩觉得她被惊的目瞪口呆的模样也是极为可人,多少又有些意动。不过,此时马车外依然人声鼎沸,她脸皮薄,他就忍住了。方才,其实也多有玩笑之意,并非是真的要对她做什么。

  但他还是想继续逗她,捉着她的手往下腹探:“霜儿,要不你验验?”

  沈元霜额角爆了根青筋,猛地把小手抽回来:“你够了!”

  齐景轩终于见好就收,敛了轻浮浪荡模样,只深深看着她。

  沈元霜本来还着恼,但被他如此深情又专注地看着,又不好意思起来:“你……你别这样看着我。”

  “霜儿,你到底讲不讲道理?要孤证明对你的喜爱的是你,现如今这不成,那不许的也是你。”齐景轩一脸无辜。

  他这么一说,沈元霜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过分,回想起前世种种,她又有些愧疚了,遂主动靠过去,任由他亲亲抱抱。

  然后亲着亲着,抱着抱着,就这样那样了……

  过分个鬼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