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一个杀人犯的孩子

作者:云朵上的歌| 发布时间:2020-03-23 09:19:02| 字数:1328

陆小宝看着妈妈这样子,忍不住红了眼,他倔强的不肯掉眼泪。

转头看着震惊的简迦南,脆生生的说了一句:“我妈妈坐了五年牢,我一出生就被送去了孤儿院,所有人都指着我鼻子说,我是一个杀人犯的孩子,我做错了什么?我妈妈,她又做错了什么?简先生?是我们罪有应得吗?”

看着小小的人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满是恨意翻涌。

简迦南就感觉自己被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他逃似的离开了办公室。

陆小宝直接甩上了办公室的门,不留半分情面。

陆知秋隔着门一下子瘫了下去,即使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去面对这个人,却依旧冷汗浃背。

五年的牢笼,仿佛一张巨大的网,想要吞噬现在的一切。

她怕,怕的要命。

紧紧的抱着小宝,连他都感觉到了妈妈汗湿的衣裳。

陆小宝用额头挨着陆知秋的额头,小声安慰:“妈妈,想哭就哭吧。”

累积的情绪一下子爆发,她哭的歇斯底里,仿佛是想要把心里的恨,把这五年的受过的罪都发泄出来。

......

简迦南出去弓着身子很久,被压得仿佛要窒息。

陆知秋,还有那个孩子。

五年前荒唐的那一夜一直在他的心里,一个想法在他的脑袋里滋生。

简迦南拨通了助理的电话,半个小时后,一份资料传到了他的邮箱。

坐牢,未婚,生子!

他忽然笑了。

一夜无眠,天一亮简迦南开车去了水蓝湾。

陆知秋带着小宝在收拾东西,门铃声响起来。

“肯定是乔爹回来了,我去开门。”

陆小宝蹬着小腿就跑过去,开门的瞬间,笑容一下子跨了下去,冷声问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看你!”

简迦南丢下两个字,直接跨了进来。

居高临下的看着忙着打包的陆知秋,分离的痛楚一下子变得清晰了,他冷声质问:“这个孩子,你不打算跟我说说吗?”

“我不觉我们有啥好谈的。”

陆知秋回首看着他,没有用粉底掩盖的疤痕,就那么在他的眼睛里炸裂。

简迦南被震惊的瞳孔狠狠的缩了缩。

他跄踉的倒退几步,心痛猝不及防的蔓延上来,颤抖着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陆知秋忽然笑了。

“你不是明知故问吗?这一切,不都是拜你所赐!你别告诉我,这一切,你都不知情?简迦南,看到我这样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求求你,放过我们吧!”

在监狱里的那一刀,砍断了陆知秋所有的期待。

她几次三番差点活不下来。

简迦南看着她,那双原本满是虚无的眼睛,竟然在一瞬间恨意滔天,心痛的狠狠的倒退了几步。

明明做错事情的是她,可是为什么,他会感觉自己像一个刽子手,将他们逼到了如今这个地步。

压下心头的异样,他尽量平静的说道:“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你,是为了他。”

眼睛挑眉看着在一旁紧紧攥紧拳头的陆小宝。

轻声问:“你说,法律会让一个杀人犯抚养儿子吗?”

“那是我的儿子!”

陆知秋忽然提高了声调。

“可你改变不了,你是一个杀人犯的事实!”

一个杀人犯!

哈哈哈,陆知秋笑的花枝乱颤。

陆小宝走了过来将她护在身后。

客气的说道:“简先生,我爸爸死了,从我一生下来就死了,我只有一个杀人犯的妈妈!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我们会安分守己的过好自己的日子,也请你永远不要来打扰我们。”

脆生生的话像一把刀子插进他的心脏,疼入四肢百骸。

他大手拖起陆知秋,怒气全冲着她发泄了出来:“是你教的他这样子?”

大手抬起,那一巴掌还没有落下去的时候,陆知秋扑通一声跪了下去。

那种畏惧是刻在骨子里的。

明明他们相知相识二十余年,可是简迦南却忽然觉得她好陌生。

陆小宝用尽吃奶的劲推开简迦南,一脸无惧的问:“是不是我跟你走了,你就会放过我妈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