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回归夺嫡

作者:小奶牛| 发布时间:2020-01-07 16:24:35| 字数:3237

“二少爷,我是吴管家,老爷让我给您打个电话,让您回家一趟!”

“老太爷的健忘症越来越严重了,他一天到晚嘴边只挂着你的名字!”

……

天海市白桦街的街尾处,林振缓缓吐出闷在胸腔里的烟气,神色漠然地看着这条长街。

听着电话里的声音,他嘴角上扬,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林家有三子,林潜、林振、林兴。其三子名字的寓意是潜龙、振国、兴邦。

老大林潜长相俊美,又与父亲林天南八分相似,深得父亲的喜爱。

老三林兴聪颖秀气,长相与嫡母秦怀倾相似,嫡母疼爱不已。

而他林振,乃仆人所生,从小就不得家里人喜欢。不论他再怎么努力,都得不到家里人的疼爱。

父亲和嫡母害怕他与老大、老三争夺财产,十年前逼其净身出户。

若不是楚家夫妇收他做养子,恐怕他已成坟中枯骨!

“我与林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林家的事情以后不要找我,我只想安安稳稳做一个上门女婿!”

林振挂断电话,平复一下内心的波动,走进街尾的一间旧房中。

“哥,是不是嫂子给你打电话的?”

屋内传来女孩子的声音,那是他养父的亲生女儿,楚青青。

“你把钱拿回去,孩子治病的钱还没有凑齐呢!”

“你拿着吧!”

林振从兜里掏出几百元硬塞在妹妹的手里。

虽然他不是楚家夫妇的亲生儿子,但楚家夫妇对他跟亲生儿子一般。不仅教他做人的道理,而且还辛苦挣钱供他上学。

然而三年前的一场车祸,带走养父养母的生命。

这个妹妹是世上和自己最亲的人了!

也是在那一年,因为一次英雄救美,他与天海市三流世家赵家的千金小姐赵雅相识。

两人从相识到相知,不过两个月。赵雅就被林振的良好的秉性吸引,两人很快就有了感情。

这一段感情被赵家得知,赵家家主为了断了这一段感情,逼迫赵雅嫁给合作方的孙子。

赵雅不从,自掏腰包和林振举办了婚礼。

这场婚礼不仅让赵家在天海市丢尽了脸,而且还得罪了合作方。

自此,赵雅一房被家族驱逐出去。

所有人都以为林振是一个想借此一步登天的屌丝,但是他们不知道,林振的生父其实是华夏首富林天南。

他也从来没向其他人透露自己的真实背景。

而且他和林家已经没有关系了,他不想当一条狗,让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。

他恨那一家人,当初那么无情将自己踢出家族,落魄街头。

现在想用家产来挽回他这个亲生儿子?

做梦!

感情是不能够用金钱来衡量!

这时,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外。

丈母娘刘芳和妻子赵雅下了车,朝着屋内而来。

赵雅的怀中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,林振的女儿球球。

丈母娘刘芳气进屋那一刻,正好就看到了林振塞钱给楚青青,旋即气势汹汹骂道:“林振你要不要脸?你入赘我们赵家,吃我们的,花我们的,你还把我们家的人给外面的女人?”

林振眉头一皱:“她是我妹妹,这些钱都是我送外卖挣的。”

刘芳脸色上浮现出一抹难以形容的嘲讽:“你还好意思说自己送外卖?赵家的颜面都被你丢光了。”

林振闷声不语,他不想跟这个女人吵架。自从赵雅一房被踢出家族,这个女人每次见到自己不是辱骂就是嘲讽。

往常他遭到丈母娘的挤兑时,妻子都会站出来帮自己说话。

只是今日……

赵雅没有说话,只是用一种不可言喻的目光看着他。

片刻后,赵雅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只是,她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:“林振,球球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,医生说最好在半个月之内进行手术,手术费用要三十万。”

“外加后期的康复费,住院费,理疗费,拢共五十万左右。”

林振身体一震,讪讪问道:“我们家现在有钱吗?”

“还好意思开口说钱?林振,你有为这个家赚过钱吗?”

丈母娘刘芳对着林振一顿劈头盖脸地痛骂:“林振你就是个倒霉鬼,到我们家祸害我女儿!现在自己的女儿出事了,你这窝囊废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!”

林振低下了头,心里乱成了一团。

“我给堂哥打个电话,看看能不能借点钱。”

“林振,你也想想办法吧!这是你的女儿,别因为你的窝囊,让自己的女儿丢了命!”

赵雅把怀中的女儿交给了刘芳,然后掏出电话拨通了堂兄赵德志的电话。

自从她的股份被家族收回,赵德志就成了赵氏集团的总经理。

电话接通,那一头传来了嘲讽的话语:“哟!这不是我那万人迷的赵雅堂妹吗?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?”

“堂兄,我女儿生病需要手术,能不能借我五十万应应急?”赵雅的语气带着恳求之意。

“呵呵,赵雅你好大的口气啊!张口就是五十万,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东西?你还以为自己是千万富翁级别的人物啊!赵家的脸都被你一人给丢尽了,你还好意思打电话找我借钱?”

赵雅的泪花在眼眶中打转:“堂哥,我赵雅这辈子没有求过人,这次我求求你,我女儿真的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赵雅,别怪我这个堂兄不给你机会。

龙城集团的太子爷马龙你记得吧?几年前在你的生日会上还给你送过礼物的。

他前些天还跟我提起过你,只要你陪他一晚上,五十万还不是轻而易举。”

赵雅几乎要忍不住骂人,这就是自己的好堂兄!

自己都已经嫁人了,还把自己当作巴结龙城集团的物品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?我可没什么意思。”

赵德志冷笑一声:“只是马公子现在手里有一笔三千万的单子要往外签,你若是能够帮家族把这笔生意谈成,说不定爷爷会考虑让你们这一家子回来,到时候别说五十万,就算五百万还不算轻而易举的事情?”

“想好了,下午三点给我打电话,过时不候!”

电话那头传来了忙音,每一声都如一把刀,插在赵雅的心口。

疼!生疼!

两人的对话,林振都听到了。这一刻,他真的痛恨自己的无能。

“赵雅,不要去……”

“那女儿的病怎么办,你有办法筹到钱吗?”

这时丈母娘刘芳更是大声嚷嚷:“你有朋友有钱给你?就那些穷比有一个靠得住的?都跟你一样,全是十足的废物!”

“人家马公子有钱有势,一天下来的零花钱,比这个窝囊废一年赚的都多!”

“我就不明白,我女儿当年为什么非你不嫁!”

林振打断她的啰嗦:“等我,我会想办法筹钱的。”

刘芳不依不饶:“等什么等,这几年我们都等着过来的,现在医院能等吗?球球这个病能等吗?”

林振甩头出了屋子,他骑着电瓶车,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。

他骑车开到了一处安静的小巷子,掏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。

“喂,振哥啊!不是我不帮忙,最近手头也是有点紧。”

“我还想找你借点呢!我也没钱花了呀!”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

……

林振连续打了几个朋友的电话,他们都是这几年林振结交的好朋友。林振自己虽然条件也一般,但是没少帮过他们。

然而,没一个人愿意出手帮忙。

他想了想,给自己养父母老家的邻居刚子打了个电话。

“喂,刚子,我有点急事,能筹点钱给我吗?”

“我的条件你也知道,振哥,真的没多少。”

听到这里,林振心里一凉。

不过,刚子又接着说道:“唉!我也就只有三万块钱了。我先转你支付宝,你再想方法凑凑吧!”

“对了,这事儿别跟我女朋友姚莹说哈!”挂断电话前,刚子嘱咐了一句。

叮!

您的支付宝收到转账30,000.00元整。

林振心里一暖,毕竟还是有人愿意帮他,他这几年就算没白活。

刚子的条件他也清楚,赚得还没他送外卖多,女朋友又是那种斤斤计较的女孩。

真不容易啊!

不过,自己好歹借到了三万块钱。

还差四十七万……

林振想着,骑着电瓶车来到外卖公司,找到公司的刘经理。

“经理,我家里出了点事,我想提一下公积金,您给我签下字。”

刘经理脖子一梗:“公积金,什么时候说给你交公积金了。”

林振愣了:“我是公司的正式员工,为什么没给我交?那这几年来,我工资额外扣的钱都哪儿去了?”

“我不知道,爱找谁找谁!”

说着,刘经理把林振推出门,砰地一声关上了办公室的门。

林振苦涩摇头,就算把钱要回来,又能有多少。

“唉!回去吧!总不能因为自己的骨气,断送了女儿的命。”

“阿雅这三年跟着我也受尽了嘲讽,为了老婆和女儿,我的傲骨又值几个钱。”

“自己当一条狗,总比现在的一大家子人当狗要好的多!”

想到这里,林振眼眸微微泛红。

“林天南,是你让我回去的,就别怪我夺回属于我的一切!”

林振紧握拳头,指甲深深嵌入了血肉之中,泌出了一丝血迹。

他掏出手机,拨通了电话。

电话通了!

“吴管家,跟他说一声,我愿意回归家族!”

“真的吗?二少爷,我现在就跟老爷说一声。”

“老奴先挂了,等会儿让老爷跟您说。”

电话挂断没多久,一通尾号是四个八的号码打了进来。

林振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,他的目光变得冷冽下来。

只要电话接通,就意味着他放弃了现在的生活,从此走向尔虞我诈的‘夺嫡’之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