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瞧不起谁呢

作者:三木| 发布时间:2020-01-12 21:51:12| 字数:2078

然而在奢侈品商场逛了一圈,秦天发现自己除了劳力士的牌子,居然其他手表牌子都不认识。

为了避免尴尬,秦天直接选择走进了劳力士的专卖店里。

毕竟他也听说过“一劳永逸”这个词,就算是再怎么不了解手表的人,一听说有人带的手表是劳力士,肯定会觉得这个人是真牛。

加上秦天想起自己那个富二代朋友任浩,他带的就是一块镶钻的劳力士手表,那金光闪闪的样子可别提多炫酷了。

像这种奢侈品专柜,平日里根本就没什么客人。

此时带着满心念想的秦天在踏入专卖店的第一步,就被店内的一名男销售员拦了下来。

没等秦天发问,这名销售员就开口道。

“咦,你...你是秦天吗?”

“嗯,你是?”

秦天眨了眨眼,他觉得眼前的男子有点面熟,但又一时半会儿记不得这人是谁了。

“哈哈,我是陈柏瑞啊,我俩是小学同班同学啊!怎么记不得了?”

男销售员笑着说道。

秦天听到男子的名字,缓了几秒钟终于回过神来,笑道。

“啊哈!柏瑞,原来是你啊,你在这里上班吗,看来混得还可以嘛!”

“勉强还算不错吧!”

陈柏瑞边说边挺直了腰板。

西装革履得陈柏瑞瞄了一眼秦天身上的行头,都是一身便宜货,马上就断定这小子现在肯定过得不尽如人意,起码不如他这个资深的劳力士专柜店员,殊不知秦天的法拉利跑车就停在商场外边,车上还有好几套价格不菲的意大利西装。

凭着自我的良好感觉,陈柏瑞这时显得有点趾高气昂,微微抬起下巴对秦天说。

“对了,你来这里该不是特意来找我的吧?还是说是来买劳力士手表的?”

即使陈柏瑞面带笑容,但是从他的语气当中,秦天还是很快感受到了对方内心的不屑。

于是秦天突然冷下脸,没带好气地回道。

“来手表店不买手表,难道我是来吃饭的?”

“哈哈哈!”

此话一出,陈柏瑞立刻笑出声来,也不知道是被逗笑的,还是在笑秦天的不自量力。

陈柏瑞的笑声也吸引了店内的其他店员,纷纷把目光投到秦天身上。

所有人的反应几乎完全一致,在打量了秦天身上一番后,每个人都把目光挪了回来,因为他们都觉得这人是买不起劳力士的,也就是来过过场罢了。

陈柏瑞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,用手拍了下秦天的肩膀,说道。

“哈哈,老同学,不是我不提醒你,我们这里可是劳力士专柜,不是电子手表专柜啊。”

这才说完,陈柏瑞又憋不住笑出声来。

秦天这时候已经充分感受到,陈柏瑞那种令人不爽的瞧不起人的态度。

于是秦天直接伸手把挡在自己面前的陈柏瑞推开,同时说道。

“我就是来买劳力士的,怎么着?你这个店员还不欢迎顾客了?”

被秦天这么一呛,陈柏瑞顿时脸色沉了下来,皱着眉头回应道。

“顾客我们当然是欢迎的...只是,你确定你买得起这里的手表吗?”

就连站在店内角落的几个店员也开始议论纷纷,从他们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出,压根就没人觉得秦天有钱能买得起店内的任何一款手表。

哼,一群市侩的小人。

秦天心想,也不再管他人的嘴脸,自顾自地走到玻璃展柜前就开始挑选起来。

看着秦天一副像模像样的样子,陈柏瑞不屑地“切”了一声,正准备迎上去,就被身边的同事拉住说。

“喂,小陈,这人一看就是来闲逛的,你就别浪费时间去接待了。”

“是啊是啊,这种人咱见得多了,没钱还要装大款,脸皮太厚了啊。”

陈柏瑞的想法也和他的同事们一样,于是露出一脸坏笑,压低了声音回道。

“我当然知道,这小子就是想装嘛,你们就看看我怎么揭穿他吧!”

陈柏瑞心里觉得,秦天这人就是刚好碰见了他这个老同学,所以特意硬着头皮进到店里来,装出一副能买得起劳力士手表的样子,为的就是在他这个老同学面前装装蒜罢了。

于是,陈柏瑞打算顺水推舟,心想你不是说要买表吗?那我就带着你看表,看你究竟能不能掏出钱来,又能装到什么时候。

最后等秦天实在装不下去了,再恶狠狠地数落讽刺他一番,让现场的人图个乐子,这就是陈柏瑞的想法。

接下来,陈柏瑞装出一副和善的笑容,迎接来到秦天身边,态度友好地问道。

“秦天,你说吧,你喜欢哪个系列或者哪个型号的?”

秦天倒是也不隐瞒,直接开口回道。

“什么系列什么型号的我不清楚,我就看我自己喜欢的就行了。”

陈柏瑞心里暗笑,果然是个什么都不懂就爱作的二愣子。

再看到秦天正在浏览的展柜时,陈柏瑞更是觉得可笑。

秦天看得那个展柜都是属于偏中高档的劳力士手表型号,每一只都要百万以上。

反倒是在旁边那个摆放着入门款劳力士的展柜,每只标价几十万,秦天连瞄都没瞄过。

见秦天在展柜前看得起劲,陈柏瑞真担心自己会按耐不住笑不声来,不过为了看秦天出糗,他还是装作很专业的站在展柜前为秦天服务。

“秦天,你眼光不错啊,这些可都是我们这里中高档的型号,最便宜的一款都要一百多万。”

陈柏瑞假意接待,实际是特意把价格说出来,就想看秦天震惊的表情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秦天居然一脸冰冷地对他说。

“什么?中高档?不合适,我要最高档的款式,你们这里有吗?”

秦天这话一出,连站在一旁的其他店员都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。

陈柏瑞用手捂着嘴讥笑了几声,又对秦天说。

“不是我说,秦天,我们这里最高档的型号,最起码几百万。”

“可以,我能接受。”秦天并不准备省钱,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那就在这条路上走到黑吧,趁着见那位阿姨之前,享受人生吧!

见秦天说得不以为然,陈柏瑞简直无语到极点。

一个浑身上下一件名牌都没有的人,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,就是装,也得有个度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