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错怀

作者:红烧丸子| 发布时间:2019-07-27 17:12:06| 字数:2168

京市,市医院。

亢长冰冷的走廊里,江满星眼前阵阵发黑,几乎站不住脚。

“莫太太,经过亲子鉴定,你的女儿和莫先生并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医生的话,还回荡在她的耳边。

婆婆柳红梅的手已经戳到了她的太阳穴上,咬牙切齿的骂,“我说什么来着,这孩子怎么可能是莫远的,要不是我找到莫远的头发来做亲子鉴定,你怕是要让莫家帮你把这个野种养大!”

“不,不可能的。”江满星不住摇头,脸色煞白。

她以前从未怀疑过,可现在想起来,那晚的男人,确实和平时斯文的莫远不太一样,掠夺凶猛,十分的强健,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清冽气息。

以及,那背后抚摸着,微微凸起的疤痕。

那时候她就该发觉的!

而婆婆的咒骂声还在继续,“我们莫家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!你这一年里吃我们莫家的,用我们莫家的,还打算让我们莫家养大你这个野种!”

激昂的骂声在走廊里回荡,让两个月的孩子受了惊吓,大声地啼哭起来。

一时间,咒骂声和哭泣声交叠。

场面十分混乱。

江满星低头去哄自己的女儿,即是心慌又是难过。

她不明白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。

一年前,她和莫远结束八年的爱情长跑,在京市最豪华的酒店举办了订婚宴,也就是那晚,她把自己交付给了莫远,

可第二天却得知,莫远一大早就从酒店离开去公司,在上班的路上遭遇车祸,车子失控冲入了护城河里,至今没有捞到尸体。

那时候京市传得沸沸扬扬,说江满星是个克夫的人,不然莫远怎么会在订婚第二天就死掉呢?

而随着莫远的死,江家和莫家联姻的事情也应该就此作罢。

偏偏,江满星怀孕了。

因为这个孩子,江满星还是被接到了莫家去,顶着莫太太的名号,过着佣人的日子。

她都能忍,只要孩子能好好生活,这些都无所谓。

可不知道为什么,柳红梅今天执拗的带着她来了医院,做完亲子鉴定,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。

她的女儿,并不是莫远的孩子。

“亏我儿子生前那么喜欢你,结果他死了,你还要利用他,江满星,你还是人吗?”柳红梅怒声质问。

“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”江满星极其苦涩的开口。

周围过往的人纷纷站住脚,看着这出好戏,甚至有人指指点点,跟着柳红梅一块责骂江满星。

“有什么误会的,检查报告就摆在这里呢!你出去偷了腥,又怕顶着克夫的名声嫁不出去,所以,干脆就赖上我们莫家!”

江满星的手握成了拳头,继而,又缓缓松开,“婆婆,有什么事情,咱们先回家好吗,等回去我再跟你好好解释,珠珠哭得厉害。”

可柳红梅不依不饶,“回家?回谁的家?江满星,你生了个野种还想回莫家?想得倒是挺美,快滚,跟你的奸夫,带着这个野种,滚得远远地!”

光是说还不解气,她走上前去,狠狠的扇了江满星一巴掌。

啪——

伴随着清脆的耳光声,江满星失去了重心,往后踉跄好几步,仰头往地面栽去。

而母性驱使着她,将珠珠高高举起,避免摔在地上。

她自己的胳膊肘被擦掉好大一块皮,血珠迅速往外渗,浸湿了白色的棉布裙。

好在,孩子没事。

“珠珠。”江满星松了一口气,将珠珠的脸颊贴进自己,心中才划过一抹温暖来。

“你别想再回莫家,要是敢回去,我要你好看!”

江满星神情凄哀,“婆婆,可我是莫远的妻子啊。”

“呸,你算个什么妻子?扯结婚证了吗?”柳红梅狠狠的啐了她一口。

那口浓痰就落在江满星的手臂上,黏糊糊又恶心至极。

不由地,江满星别开了眼。

当然没有办结婚证,她不过刚和莫远订婚,就发生如此噩耗,怎么可能来得及。

见江满星说不出话来,柳红梅又趁胜追击,“没有结婚证,算什么妻子,再说要不是你,我儿子会死吗?当初我真是猪油蒙了心,会相信你这个克夫的人怀的是莫远的孩子!”

说完这些话,柳红梅便冷哼一声,扬长而去。

江满星愣坐在地,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扶她一把,心头的温度渐渐地,变得冰冷一片。

这个孩子,不是莫远的,又会是谁的呢?

她只记得那个没开灯的房间里,男人阴蛰的目光,以及一次又一次的冲撞。

如果那时候开灯就好了,就可以看清楚身上的人到底是谁。

可随后,她想到了一个人。

江影儿,她的妹妹!

订婚那晚,她本来喝多了,晕乎乎的坐在大厅里面休息,是江影儿过来告诉她,莫远在楼上等她,也是江影儿把她扶到房间的。

江影儿一定能为她证明的!

想到这点,江满星又重新打起精神来,抱着哭得嗓子都已经沙哑的珠珠,勉强扶墙站起来,就要往外面走去。

她却没注意到,身后有个人正冷冷的注视着她,眼角带着嗜血的光芒。

那个人打了个电话出去,“二小姐,柳红梅已经带她到医院做完鉴定了,现在让她带着那个孩子滚出莫家。”

“光是滚出莫家有什么用,得滚出这个世界才行,不然我的计划总有一天会被她发现的。”电话那头,赫然就是江影儿的声音。

隐约夹杂着,还有孩子的哭闹声。

江影儿斥骂了几句孩子,又继续吩咐,“手脚干净点,也让她走得痛快点,算是她借我一个孩子的报酬。”

“是,我已经剪断她的刹车线和油管,看她刚才嘀咕的那些话,应该是要奔着二小姐你去,不过在半路上车子就会爆炸,绝对没有活口!”

“这种事情,果然还是交给你比较靠谱。”江影儿又是冷笑,挂断了电话。

她转过头,看了一眼摇篮里哭闹不止的男婴。

“有什么好哭的,今天之后,你就是京市高高在上的小太子!偷着乐还来不及呢!”

说着,她自己倒是眉开眼笑起来了,“还得感谢你马上要死的妈,没她的阴差阳错,我哪来的机会借你平步青云啊。”

从今天起,京市再也没有莫太太和莫怀珠。

有的,是霍太太和霍家小太子!